號: 3415240018/202005-00062 信息分類: 國民經濟管理、國有資產監管,其他
內容分類: 上級政策解讀公開 發文日期: 2020-05-10 09:44:21
發布機構: 金寨縣政府辦 生成日期: 2020-05-10 09:44:21
來源單位: 金寨縣發改委
生效時間: 廢止時間:
名  稱: 《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政策解讀
文  號: 詞:

《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政策解讀

2020-05-10 09:44來源:金寨縣發改委文字大小:[ ]   背景色:       

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與2019年有什么不同

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發改規劃〔2020532號),去年我們曾將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與2018年重點任務做了一個對比分析,此次我們同樣結合2019年重點任務對《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進行解讀,文件的核心內容主要有以下幾塊:

一、提高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質量

督促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制。推動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城市基本取消重點人群落戶限制。促進農業轉移人口等非戶籍人口在城市便捷落戶。推動超大特大城市和Ⅰ型大城市改進積分落戶政策,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提高居住證發證量和含金量,推動未落戶常住人口逐步享有與戶籍人口同等的城鎮基本公共服務。2018年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經全面放開落戶,2019年進一步提出Ⅱ型大城市(100 萬—300萬)全面取消落戶限制(18年只是要求不得實行積分落戶、放寬社保年限門檻),Ⅰ型大城市(300 萬—500萬)要全面放寬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18年只是要求積分落戶的需提高社保居住年限的權重,鼓勵放開落戶總量上限),超特城市要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以社保、居住年限為主要權重(18年要求區分城區、新區和所轄市縣,制定差別化落戶條件),2020年對落戶的放開基本保持了2019年的力度,中央的思路很明確,除幾個超特城市外全部放開,實現勞動力要素的市場化配置。事實上,即便是仍保留積分落戶限制的超特城市,其戶籍含金量也在不斷下降,例如上海,無非是在購房資格等極個別領域有所區別,而且常住社保滿五年后同樣能買房,其他諸如入學、醫療等公共服務多年常住居民和戶籍人口完全相同,戶籍枷鎖很大程度上已經名存實亡。

加大“人地錢掛鉤”配套政策的激勵力度。提高城市政府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積極性,加大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獎勵資金支持力度,加大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與吸納落戶數量掛鉤力度。“人地錢掛鉤”是三年重點,每年都列專條闡述,而且20182019年只是深化“人地錢掛鉤”等配套政策,今年則是加大激勵力度,私以為該條本質上是要素市場化的體現,勞動力、土地、資本等要素的合理化配置改革。當然,這種市場化必然進一步導致大小城市分化加劇。

二、優化城鎮化空間格局

加快發展重點城市群(哈長、長江中游、中原、北部灣城市群;關中平原城市群、蘭州—西寧、呼包鄂榆等城市群;天山北坡、滇中等邊疆城市群及山東半島、黔中等省內城市群)。大力推進都市圈同城化建設(成渝雙城經濟圈、南京、西安、福州等都市圈)。提升中心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優化發展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重要節點城市等中心城市,強化用地等要素保障,優化重大生產力布局)。城市群和都市圈建設依然是今年的重點任務,連續三年重點提出,足以見得中央對該發展方向的堅定不移,因此群圈核心城市未來的發展和地位是有保障的,是最保值的,特別關注群里核心城市的圈邊次級城市的成長機會,它們是受益最顯著的,最有可能獲取增值收益的。

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新型城鎮化建設。推進邊境地區新型城鎮化建設。推進大型搬遷安置區新型城鎮化建設。這三個推進算是社會主義應有之義吧。

規范發展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強化底線約束,嚴格節約集約利用土地、嚴守生態保護紅線、嚴防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嚴控“房地產化”傾向,進一步深化淘汰整改)。特色小鎮近三年都有提及,從2018年的“引導”,到2019年的“支持”,再到2020年的“規范”,我們從《重點任務》對其措辭的變化可以體會出中央態度的細微不同,畢竟掛羊頭賣狗肉的太多了。

三、提升城市綜合承載能力

補齊城市公共衛生短板。改革完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健全公共衛生重大風險研判、評估、決策、防控協同機制,完善重大疫情預警、救治和應急處置機制,強化重要物資儲備,推動城市群、都市圈內城市建立聯防聯控機制。整治城市環境衛生死角,建立嚴格檢疫、定點屠宰、冷鮮上市的畜禽產品供應體系,健全污水收集處理和生活垃圾分類處理設施。這條是針對今年新冠疫情新提出的,疫情也暴露出了我國新型城鎮化建設過程中城市公共衛生方面的短板,因此中央在今年的重點任務中著重提及此點。

加快推進城市更新。改造一批老舊小區,完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配套,引導發展社區便民服務。改造一批老舊廠區,通過活化利用工業遺產和發展工業旅游等方式,將“工業銹帶”改造為“生活秀帶”、雙創空間、新型產業空間和文化旅游場地。改造一批老舊街區,引導商業步行街、文化街、古城古街打造市民消費升級載體,因地制宜發展新型文旅商業消費聚集區。改造一批城中村,探索在政府引導下工商資本與農民集體合作共贏模式。開展城市更新改造試點,提升城市品質和人居環境質量。2018年、2019年的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中都未提及城市更新,該項為今年新增。事實上,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因其發展成熟度較高,在較早階段便已開展城市更新、城中村改造項目,并制定了相關的政策,如上海《關于本市開展“城中村”改造地塊的實施意見》(滬府【201424號)、《上海市城市更新實施辦法》(2015)、《上海市城市更新實施細則》(2015)等。隨著我國城市迅速發展,除了幾個特大城市外,其他經濟較發達的城市也開始逐漸進入更新改造階段,因此今年的重點任務將其提升到全國層面。房地產增量市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粗放的高周轉模式將越來越不適用當下的市場,相信用不了幾年我國房地產市場將全面邁入精耕細作的存量市場中,資本的游戲適合行業萌芽期,對一個成熟市場而言更多的還是產品的較量。

改革建設用地計劃管理方式。推動建設用地資源向中心城市和重點城市群傾斜。鼓勵盤活低效存量建設用地,控制人均城市建設用地面積。修改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并完善配套制度,分步實現城鄉建設用地指標使用更多由省級政府負責,將由國務院行使的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審批權以及永久基本農田、永久基本農田以外的耕地超過35公頃、其他土地超過70公頃的土地征收審批權,授權省級政府或委托試點地區的省級政府實施。探索建立全國性的建設用地、補充耕地指標跨區域交易機制。這條是呼應20200312日國務院《關于授權和委托用地審批權的決定》,《決定》下放農轉用審批權限至省級政府,賦予省級人民政府更大用地自主權,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同時也是配合實現“人地錢”協同流動的目標,讓地方政府能更靈活地配置用地指標,滿足不同地區、項目的用地需求。

改進城市治理方式。推動城市政府向服務型轉變、治理方式向精細化轉型、配套資源向街道社區下沉。加強和創新社區治理,引導社會組織、社會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參與,大幅提高城市社區綜合服務設施覆蓋率。提高國土空間規劃水平,順應城市發展邏輯和文化傳承,落實適用、經濟、綠色、美觀的新時期建筑方針,加強建筑設計和城市風貌管理,提高城市綠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重。2018年里原本有類似闡述,但2019年弱化了,今年又重新強調,強調城市治理向精細化、服務化轉變也意味著我國新型城鎮化從原來單純物理的物理建設向內涵建設轉變,城鎮化不僅僅鋼筋水泥的延伸,也涵蓋居民生活方式的演變,人本精神在城鎮化的進程中不斷得到體現和深化,這一方面是政府建設的進步,另一方面也是居民對更高生活品質的追求。

“改善城市公用設施、實施新型智慧城市行動、改革城市投融資機制、改進城市治理方式”這幾項變化不大,不過“智慧城市”的重要有所提升,而城市產業布局和空間規劃相對有所弱化。不是說空間規劃不重要,而是2019年為了呼應《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并監督實施的若干意見》的出臺,當年的重點任務對此濃墨一筆,《意見》明確到2020年基本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逐步建立起“多規合一”的規劃編制審批體系、實施監管體系、法規政策體系和技術標準體系,基本完成市縣以上各級國土空間總體規劃的編制,初步形成全國國土空間開發保護的“一張圖”,因此今年便不再對此斥諸過多筆墨了。2019年提倡大城市發展高端產業、生產性服務業,中小城市承接轉移產業、發展先進制造業,避免同質競爭,今年則不提大小城市產業差異化分布,可能是實踐中遇到了新的難題,畢竟哪個城市不想往高端了發展產業,憑什么只能做接盤俠?當然這只是個人揣測,并無根據。

四、加快推進城鄉融合發展

加快推進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改革探索。指導試驗區分別制定實施方案。推動試驗區在健全城鄉人口遷徙制度、完善農村產權抵押擔保權能、搭建城鄉產業協同發展平臺等方面先行先試,引導縣級土地儲備公司和融資平臺公司參與相關農村產權流轉及抵押,加快探索行之有效的改革發展路徑。這條是新出來的,主要是呼應20191219日十八部門聯合印發的《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改革方案》(11個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分別是:浙江嘉湖片區、福建福州東部片區、廣東廣清接合片區、江蘇寧錫常接合片區、山東濟青局部片區、河南許昌、江西鷹潭、四川成都西部片區、重慶西部片區、陜西西咸接合片區、吉林長吉接合片區)。2019年重點任務也提到了農村產權擔保、流轉抵押,但今年進一步明確了土地儲備公司和融資平臺公司的參與。

全面推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直接入市。出臺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指導意見。允許農民集體妥善處理產權和補償關系后,依法收回農民自愿退出的閑置宅基地、廢棄的集體公益性建設用地使用權,按照國土空間規劃確定的經營性用途入市。啟動新一輪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這條力度提升了,2019年僅僅是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今年是全面推開,主要得益于新土地管理法的出臺,為集建地入市掃清了法律障礙,而且目前相關的實施條例正在征求意見,配套的指導意見年內應該也會出臺,相信今年各地方的實施細則出臺后會有一批集建地密集入市。

加快引導工商資本入鄉發展。促進城鄉公共設施聯動發展。這兩條變化不大,近三年都是號召社會資本入鄉,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覆蓋是長期堅持的目標。

今年城鄉融合這部分沒有提農村經濟多元發發展、一二三產業融合了,鑒于2019 年底已基本完成農村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工作,所以集體資產相關的內容也不再提及。

 

吉林福彩网_吉林福利彩票_欢迎您 唐海县 | 沾益县 | 遵义县 | 海门市 | 韩城市 | 西和县 | 剑川县 | 桦南县 | 惠水县 | 临潭县 | 霍邱县 | 东平县 | 清流县 | 宁国市 | 乌鲁木齐市 | 夏邑县 | 日照市 | 双桥区 | 连江县 | 横峰县 | 大厂 | 滕州市 | 洮南市 | 仪陇县 | 南召县 | 临江市 | 兴山县 | 眉山市 | 双桥区 | 资溪县 | 峨山 | 苏州市 |